快克古柯鹼

「我跟一位快克成癮者住在一起快一年。我全心全意地愛著他,他是我的男友,但是我再也不能忍受了。

我前男友常在偷錢;他離不開他吸毒用的煙管。我認為快克比海洛因更邪惡,一支煙管可以把你變成一隻不道德的野獸。」——奧黛莉

「我曾有每星期花上2000美金買快克古柯鹼的習慣,不顧一切的想從枷鎖中得到自由。」─—珍妮佛

「我滿腦子就只有快克古柯鹼。如果有人提供任何的古柯鹼給你,你會急切地搶來吸。彷彿提供一條麵包,給走了好幾哩路飢餓不已的人一樣。在我連續吸了數週後,事情變得很急迫。 有一天我覺得我受夠了,無法再這樣子活下去。我於是試著自殺。我必需要嘗試和反擊。我希望我的生存本能會發揮效用。」約翰

「六十年來我從未碰過毒品,也只在社交場合喝酒但喝的不多。我成功的從公司主管職位退下來,我兩個女兒也都大學畢業,我也領有退休金。然而,榮退慶祝會,卻是我五年地獄一般生活的開始。當時我第一次開始嗑快克古柯鹼。接下來的五年,我幾乎失去了我的家、老婆、所有的財產 、健康,甚至我的生命。我也被關進監獄兩年。」——威廉

「有人介紹我吸快克古柯鹼,自此以後每件事就停擺了。我與當時認為是真正朋友的人混在一起。你知道,他們對快克所說的是真的:你第一次吸的快感永不可得。它完全毀了我。完全控制了我。快克古柯鹼毀了我的名聲、自我的價值和自尊。』——黛安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