吸入劑

「我發現自己在和一個叫「氣體夥伴」(幻覺)的人講話。 某天當我正在吸的時候,我以為我的朋友死了,因為有個他的幻覺浮現在我腦海中。我發現自己要吸,不僅是為了幻覺,也為了要想像的朋友來陪我。我已經和這個成癮的狀況奮鬥了大約七個月了。」——俄琳

「連著三天我朋友給我免費的膠吸。到第四天他跟我要錢。在那時我已經上癮了,我必須給他錢來吸膠。我當時一天吸掉好幾條。」——瑪蒂

「這是一個逐漸發展的過程,我從十四歲半起吸膠、然後吸瓦斯、魔菇......之後我開始吸食大麻。我能拿到多少大麻,就把自己所有的錢都花在那上面。之後,我長大了,可以進到夜店,我開始吸食安非他命和搖頭丸。

我開始和吸食海洛因的人混,不久我也吸食越來越多直到我上癮。我不知道這之後會對我造成的傷害。我要服的監獄徒刑一個接一個、闖入民宅盜竊、從家裡偷錢。我所造成的痛苦和心痛比偷竊他們的東西來得更糟糕。」——潔明

「傑森那時才剛去過朋友家,在那裡吸了膠或打火機油,可能兩個都有。在回學校的途中傑森一直發昏。最後他倒了下來就再也沒起來了。等到我們能把他送到醫院時,已經太晚了。」——凱西,家長

「明天是我們的兒子賈斯汀逝世第六周年。他當時16歲。死於濫吸空氣清新劑。他毫無道理地結束生命,打擊了所有在這個世界上認識他的人。賈斯汀曾是位熱愛生活和熱情擁抱生活的榮譽學生。他啟發了許多人。我永遠會被這個問題所困擾:如果賈斯汀當初知道他做這件事的風險,他是否今日還會活著。」——傑奇,家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