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SD

「在我16歲時,有人介紹我吸食LSD,一晃眼就吸了3年多。我當時並不知道,LSD是目前為人所知最強效的迷幻藥。

當時LSD塗在一張和我的食指大小差不多的小紙片上,又叫作吸墨紙。我把它放在舌頭上十五分鐘之後,整個身體發熱,開始流汗。

我吸食這種毒品時,還有其他的反應,包括:瞳孔放大、噁心、起雞皮疙瘩。當吸食LSD產生快感時,我覺得心靈及身體都產生巨大的扭曲。視覺上的改變及情緒上的巨大變化,如同經歷一場奇幻驚駭之旅。我覺得我的心靈及身體完全失控。」——伊蒂絲

「在狂歡時我會好幾天不睡覺。到最後我瘦了非常多,我看起來像行屍走肉,丟了所有愛我的人的臉。」——湯姆

「我13歲時第一次喝酒,不久就染上了大麻。很快地我開始吸食LSD並上癮了,就像吃糖一樣。

在某晚的狂歡中,我昏了過去,醒來時,滿臉是血,同時血不斷從口中吐出。因為某種奇蹟,我讓自己醒了過來並打理好自己,坐上車子,顫抖地把車開到爸媽家。我爬上床依偎在老媽身邊,大哭了起來。

二十一歲那年,我開始第一次戒毒。」——多娜

「我15歲開始喝酒。然後我進一步使用搖頭丸、安非他命、古柯鹼和LSD。

我發現自己很難去做一份工作,我變得很沮喪,認為我永遠無法克服我的毒癮。我曾兩次企圖服藥過量來自殺。然後我被送交給精神科醫師,他們給我更多的藥物,抗憂鬱藥和鎮定劑,這些藥物只是讓事情變得更糟。

為了讓自己的感覺有個發洩的出口,我開始自殘——割傷和燒傷自己。」——賈斯丁

「我開始留連在脫衣舞俱樂部、賭場,我的性關係變得很雜亂,逛了一間又一間的聲色場所,很快開始吸食其他的毒品。我花光了所有我繼承的遺產,被迫住進一間破屋一年,看著人們一個個死去,我失去了事業,變成一個小偷。

我在2003年11月搶劫未遂,遭逮捕入獄。我傷害了每一個愛我的人,也失去了他們,他們都跟我斷絕關係。最後我變得無家可歸,流落街頭,睡在車站旁的硬紙箱下,靠乞討以掙得下一餐。」——佛雷德

「服用LSD後,我渾身焦慮也極度的抑鬱。在我第一次經驗過LSD的「幻覺之旅」之後,我就開始常常服用,有一陣子甚至一個禮拜吃四到五次。每次吃了藥,感覺好像我的心靈一直漂浮、一直漂浮,離真實越來越遠。最後我的皮膚沒有辦法感覺正常。』——安德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