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精

「十三歲時,如果我不喝酒,朋友總是會笑我。服從大部分的意見總是比較容易,所以我就加入了他們。

但我真的很不快樂,我只是藉喝酒來逃避自己的人生。我越來越少出門,朋友也越來越少;我越來越孤獨,酒也喝得越多。我變得很暴力、失去控制。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我粉碎了我的家庭。

十六歲那年我被趕出家門,變得無家可歸只能到處乞討,甚至向路人要錢買酒喝。在經歷好幾年的浪蕩生活後,醫生告訴我,我的健康已經遭受無法挽回的傷害。

我只有十六歲,但我的肝臟已經嚴重受損,我等於是喝東西在自殺。』——莎嫚珊

「我二十多歲的時候,就沉溺於酒精而無法自拔。

我最關心的就是喝酒,其他別的東西都是次要的。我開始意識到,只要我沒有喝酒,我就會感到恐慌並且開始發抖。

如果我不喝酒,我就會開始發抖和冒汗。我每幾個小時就一定要喝酒,否則會受不了。」——保羅

「去年我在俱樂部和酒吧狂飲,喝醉酒,不記得是怎麼回到家。丟臉的是,我竟然忘了我和誰一起回家,並和他睡在一塊,隔天醒來才發現事情不妙。

因為喝酒,我破壞了兩樁感情,我傷害了他們,而我把喝酒當作生活的第一順位。 我的家人很心痛,因為看到他們的女兒正沒有理由地用酒來傷害自己。」——潔明

「當我開始戒酒,我才意識到酒精已經控制了我的身體,我戒不掉了。我會拼命抖、一直抖,我也會開始冒汗,我無法思考,除非我喝一杯。沒有酒我無法運作。

我在戒治中心和醫院渡過了八年的時間,試著找出我到底是怎麼了,為什麼我無法戒掉。這是我最糟和最長的惡夢。』——

「我逐漸對酒上癮,等我意識到時,我早已成為早上和下午的酒鬼。於是我決定戒酒。我當天晚上無法入眠,直到隔天中午,我身體的每根骨頭都開始發酸發痛。由於莫名的恐慌,我緊張地倒了滿滿一杯琴酒,但是因為手抖動得太厲害而溢出了半瓶。當我一飲而盡,我感覺到痛苦逐漸變小。這時我終於知道可怕的真相:我上癮了。我脫離不了。」——菲依